​為什麼每個孕產家庭都值得投資陪產服務?

支持

陪產員是接受過專業訓練的孕產支持者。我們在不進行任何醫療診斷或介入的前提下,在產前、產中、產後,提供孕產者與伴侶持續性的情緒與身體照顧。

知識就是力量

陪產員協助孕產者與家庭獲得有關孕產、產後復原、幼兒哺乳與照顧的知識,並且確保這些資訊是有科學研究依據的。

提高孕產自主與充權
陪產員鼓勵孕產母親與(或)父親練習批判性思考和「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以及理解如何透過「知後同意」的作法為自己的想法與期待發聲,最終達到孕產自主、哺育自主的目標。
正向的孕產經驗

研究顯示,陪產員有效:

- 提升自然發動之陰道產比例達 15%

   (降低醫療催生)

- 縮短產程所需時間

- 降低緊急剖腹產達 39 % 或更高 

- 提升生產經驗滿意度達31% 

- 減少新生兒阿帕嘉指數過低的狀況發生

- 減少非必要的醫療止痛藥物介入生產

親職不孤單

- 減少產後憂鬱的發生

- 增加產後催產(情)素分泌  

- 提升哺餵母乳的滿意度

- 增加成為親職的自信

- 促進整體生殖健康

陪產員  q&a

​Q: 為什麼陪產員叫做Doula嘟拉?

Doula 源自於希臘文δούλα,意指「侍女」。陪產員專業的發展始於1960年代的美國,當時婦產醫療蓬勃,但是過度醫療化的生產,使得許多婦女感到不適與不安,於是開始讓有經驗或知識的女性友人或家人陪伴他們的生產歷程,藉此獲得支持與減低醫療介入,最終能夠全自然分娩。

Q: 為什麼有產科醫生跟護理師,還需要陪產員呢?

醫師與護理師主要負責生產歷程裡必要的醫療介入,但生產並不是「生病」,而是一個有風險的自然歷程,需要不斷受到支持、鼓勵、傾聽、安慰、舒緩才能順利發生,這樣的陪伴模式對於同時接生多個家庭的醫護人員來說,其實是很大的負擔,再加上從懷孕到寶寶出生所需的知識與準備工作龐大,醫護人員也很難向每個產家都細細說明;那些「古歌醫生 Dr. Google」的千百種診斷跟說法,到底哪些正確,也很難判定。因此,陪產員的個別化服務在孕產歷程裡,便扮演重要的支持者與正確資訊傳遞者的角色,並且在必要時候守護孕產家庭的生產願望與權利。

​【冷知識: 台灣2019年的剖腹產率36%,遠高於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的正常值10-15%】

Q: 陪產員跟助產師(Midwife, Hebamme)一樣嗎?

助產師跟陪產員都是孕產歷程裡重要的隊友。助產師能夠執行醫療服務,包括:測胎心音、陰道檢查、孕產者超音波、測量孕產者血壓。助產師有時會同時接生多個家庭,陪產員則是能提供產程期間專一、持續性的支持。若預算允許,我們鼓勵可同時雇用助產師與陪產員。

在德國,醫院普遍配有助產師,由助產師接生的比例非常高,產後也是由助產師進行家訪,提供居家護理、新生兒健康追蹤等服務。在美國,助產師多在助產所或生產中心(birth center)執業。由於助產師主要支持低醫療介入的自然分娩,因此熟悉各種非醫療的生產模式,與陪產員一樣能有效促進正向的生產經驗。台灣目前努力推廣助產師專業,全台目前僅不到20間健保特約助產所,也只有個位數的醫院配有助產師,助產接生比例全世界最低,僅0.07%。

【小提醒:助產師不能進行無痛分娩(需麻醉醫師),也不能剖腹生產(需產科醫師),僅能提供靜脈注射型止痛藥物(台灣還未允許)。因此需要無痛分娩或剖腹產的家庭,還是需有醫院的合作。】

Q: 如果已經有配偶/伴侶陪產,我還需要雇用陪產員嗎?

有看過明明是媽媽在生,但是產後卻是爸爸昏睡到不醒人事嗎? 對,另一半就是也有這麼累! 

孕產是一家子的事,陪產員不僅僅是支持孕產者,也同時照顧伴侶。在產前,陪產員同樣為伴侶提供孕產知識,也時常傳授他們一些能夠協助孕產者在孕期與產程幫助身體舒緩、促進產程的招數。生產歷程高潮迭起,當孕產者與伴侶感到徬徨、難以承受身體或情緒的負擔、或是面對重大決策時,陪產員能夠臨危不亂,適時給予支持與撫慰,並且提供正確的資訊來幫助孕產家庭思考與決定孕產歷程中的每一步。在產後,陪產員也能協助雙親進行肌膚之親與初乳哺餵。

Q: 如何挑選適合自己的陪產員呢?

首先,你需要對自己有些了解,知道自己喜歡與什麼樣特質的人相處,並且思考什麼樣特質的人可以讓你感到舒服、自在、安心。有些陪產員很溫柔、有些直話直說、有些很知性、有些很幽默,找到頻率相似的陪產員,可以更容易建立信任,讓合作過程更順暢。

然後,你可以想一想是否有些對你來說很重要的價值觀,像是性別平等、重視權益、宗教信仰、文化背景等等。陪產員大多有自己的價值體系與原則,不彷可以觀察跟討論。

再來,思考你是否有特殊的專業需求,例如:心理輔導或創傷輔導專長、孕產瑜珈、泌乳專門、嬰幼兒睡眠訓練、兒童發展專長、身心障礙者、跨性別者、同志家庭等等。

最後,提早開始多面試幾位不同的陪產員,一般建議在懷孕28-32周之間簽約開始合作,就能有充分的時間熟悉彼此,並且不緩不急地一起做產前準備。

Q: 陪產員的收費如何呢?

每一位陪產員的收費標準不一,大多是主觀跟客觀因素結合之後的決定。擁有特殊專長或是資歷較深的陪產員收費較高,新手陪產員的收費標準通常較低。因此,預算也會是挑選陪產員需要考慮的因素之一。有些陪產員提供分期付款方案,或是針對特殊族群提供比較優惠的價格,像是心怡孕產工作室就特別針對性別暴力倖存者或經濟困境者提供公益服務,不彷主動詢問看看。

Q: 除了陪產員,還有哪些不同性質的Doula嘟拉呢?

常見的另一種嘟拉就是「產後嘟拉」(postpartum doula),在台灣就是「月嫂」,香港稱「陪月」,韓國叫두미(doumi),還有其他文化裡也都有這樣的專業。

另外,在歐美逐漸發展的還包括「全光譜嘟拉」(full-spectrum doula),除了一般的孕產與產後服務,還能夠提供備孕、人工生殖、不孕症、流產、人工引產(中止妊娠)、代理孕母相關的陪伴與支持。

​還有一種特殊但重要的嘟拉,是所謂的「臨終嘟拉」(death doula),時常與安寧服務結合,陪伴與支持面對死亡的個人與家庭。